甚至亲离友散也在所不惜

计程车尚未停稳,小千就敏锐地听到在不远处的前边有斯打的声音。柳逸风悄悄传意识给小千,“在前边有人打架,就在你朋友家的楼梯口。”小千看看阿刚,他似乎并没有发现什么。果然,刚刚走到陈阳刚家住的那个楼梯口,小千就看到前面有四个人在殴打地上的一个人。已经晚上十点多了,街道上昏暗的灯光让人看不清楚那几个人的面目,但是能清楚地分辨出是身穿相同式样皮夹克的四个人在踢打躺在地上的那个人。由於地上的那个人背对著小千,小千看不清楚他长什么样子,只能看出他头发长长的,个子高高瘦瘦的。越走越近,原来跟在小千旁边的小梳子突然一把抓住小千的衣襟,缩到了小千背後。小千心中一动,停住了。陈阳刚酒喝得稍微多了一点,他并没有注意到前边有人在打人。小千突然停下脚步,陈阳刚一下子没有反应过来。“哎!怎么了?站这干嘛?”陈阳刚醉醺醺地大声问道。他觉得自己的头有点沉重,拚命地摇著自己的脑袋,想尽力使自己清醒一点。这句话不仅小千听到了,就连前边打人的那些人也都听到了,他们警惕地望过来,眼神中充满了凶悍,似乎警告他们不要多管闲事。小千刚要答话,突然那个躺在地上,用手抱脑袋任由四人殴打的长发男人突然爬过来,大声叫道:“阿刚,是你吗?快来救救我呀!”这一声叫唤,不仅是小千,就是喝多了的阿刚都听出来了,此人正是王克杰。“住手!”小千大喝一声,找不到阿杰也就算了,既然碰上了,岂有不帮之理?更何况阿杰是他的朋友,小千岂能任由别人来欺负自己的朋友?再看小梳子缩头缩脚的样子,那四个人分明就是欺负小梳子的那一夥人,殴打小梳子,他们肯定也有份,两个理由中的任何一个,都足够让小千含怒出手了。看到有人要插手,那四个人一齐转过身来。其中一个可能看到了陈阳刚高大厚实的身材,心中有点顾忌,开口道:“滚开!少管闲事!不然小心你的狗命!”小千既然打定主意找上他们,岂能被他们两句空话吓倒,冷哼道:“我倒要看看,你们如何取我的『狗』命!”听到小千如此回话,一个看起来黑瘦细长的家伙突然一挥手中铁棍,迳自向小千砸来,其余三人都顺势围了上来,看来四人搭档已久,颇有几分默契。小千岂能被他们吓倒?在他眼中,那当头砸来的,带著呼啸风声的铁棍简直就如同递向他一般慢。只见小千身子微微一侧,让过了当头而下的棍,顺势地狠狠一拐,迳自击向对方的胸膛。这一下,当真是疾若闪电,快似流星。那个家伙只不过是普通的地痞混混,哪能挡住小千这凶猛的一击呀!顿时,他只觉得自己如被铁锤击中一般,横著飞出去两三米,“哇”地一口血吐了出来。那三个人一见,心中大骇,那黑瘦的黑皮已经是自己四人中最厉害的人了,尚未抵住对方一招就已经吐血了,自己三人上去定是白搭,三人一抛手中的铁棍,箭一般地窜了出去。小千岂容他们如此逃脱?飞起一腿,正中最前一人後心,但见那个人当真如饿狗扑屎一样,向前猛扑,在地上溜出了四五米远,当场不动了。而藉著这一跃之势,小千蒲扇般的大手已经拎住了另两个人的衣领,用力一拉,两人顿时如同拴在一根线上的两只蚂蚱一样,乖乖地退了回来。小千随手让他们的脑袋来了个亲密接触後,两个人便像两条死蛇一般软软地倒下了。陈阳刚皱著眉头扶起阿杰,他根本就没话好对阿杰说,但是看阿杰伤成这样,也不能不管,毕竟兄弟一场。阿杰这时也看到了小千,他惊喜地叫道:“小千,是你吗?最近你好吗?”“我很好!”看到阿杰伤成这个样子,小千的心中充满了酸楚。这还是他认识的阿杰吗?原本英俊的脸庞,现在青一块紫一块的,眼窝深陷,看得出好长一段时间都没有安稳的睡过觉。原来一头乌黑的长发现在沾满了泥灰,身上的衣服也破破烂烂的,整个人看起来没精打彩的,就是路上的乞丐都比他乾净得多。小千愤怒地拉过那四个人,二话不说,就是一顿毒打,直把他们打得连自己爹娘都认不出来,他这才住手。“说!为什么打人?”小千开口问道,声音不怒自威。“我们是来收债的……”那个吐血的黑皮看来是他们四人中的老大,他用一种恐惧的眼神看著小千,轻轻地说道。他实在想不通,这个看起来如此瘦弱的美少年居然有如此强横的实力。“收债?”小千突然想到阿杰的赌债,心中一动,不由道:“是谁让你们来的?”看到那个黑皮有些犹豫,小千冷喝道:“快说!”那黑皮吓得一哆嗦,赶紧开口道:“是……是……”他这一急,连话都说不清楚了。看到小千脸色大变,四人更是腿都软了,愈发地说不出话来。“算了,小千,错不在他们!”阿杰看到这一幕,开口道:“他们只是讨债的……”既然阿杰开了口,小千也不好再说什么,转过去对四个人骂道:“马上给我滚,以後别让我再看到你们!”看到小千如此强横,对方倒也知趣,互相搀扶著,一瘸一拐地跑掉了。跟出大老远後,他们才大声的叫道:“妈的,王八蛋,有种等著大爷回来跟你算帐!”他们从头到尾根本就没有发现小梳子的存在。小千哑然失笑。阿刚回过头来对阿杰和小千说道:“回去说吧!”在家里,小千问起怎么回事,阿杰只是说:“他们是催帐的。”然後什么都不说了。小千心里明白,等著阿刚给他擦完药,又问道:“你怎么会在这里?你这段时间怎么过的?”阿杰尴尬地看著阿刚,低著头不说话。阿刚冷冷地说:“还能做什么,借钱呗!”他对这个儿时旧友实在是又气又恨,看到他被人打成这个样子,他实在是气那些人下手太狠。可是一想到这一切都是阿杰自己滥赌所招来的,心里边又对他恨得牙根痒。“你到底欠他们多少钱?”小千实在不忍心朋友变成这样,他想帮阿杰一把。“五十万……”阿杰的声音低到几乎只有他自己听到。“什么?五十万?”阿刚惊异地说:“上次你不是只差二十万吗?怎么又变成了五十万?”阿杰依旧低著头不说话。看著他这个表情,阿刚明白了,他肯定又是借高利贷去赌钱了,难怪会被人追打。他气愤地说:“小千,我知道你没钱。就是你有钱,也不能借他。那你不是在帮他,是在害他。”对阿刚的话,小千心里也明白,他没有那么多钱,就算有钱,他也解决不了问题。现在首先要把阿杰从这种滥赌的心态中解救出来。“你很喜欢赌吗?”小千想了一会,突然向阿杰开口道:“我来陪你赌好不好?”阿杰依旧低著头,轻轻地摇了几下。“为什么?不都是赌吗?”小千奇怪地问道。“跟你赌有什么用?我不是喜欢赌!我只是想拿回那些钱!”阿杰忽然激动起来,“我输给他们那么多,我不甘心。我运气不好,只要有一次,我就要把他们全赢回来。运气绝不会只站在他们那边的!我一定会翻本的。”“那,你跟我赌一局,如果你能赢了我,我不但帮你还钱,还给你钱让你翻本,怎么样?”小千盯著阿杰的眼睛,一字一句地开口问道。“小千你……”阿刚一惊,刚想开口,被小千给制止了。“阿刚你别插话,我绝对说到做到。”既然小千这么说,阿刚不好再说什么。小梳子也好奇地望著小千,她也想看看小千到底想做什么。“你不是逗我玩吧?”听了小千的话,阿杰喜道。他已经被那些高利贷快给逼疯了,如果能还钱,那简直是美梦,更何况小千还说给钱让他翻本,他觉得有点不可思议。不过现在的他只要有一线希望,就绝对不会放弃的。小千肯定地点点头,开口道:“我绝无戏言,只要你赢我,我就能做到。你要玩什么?”“梭哈!”阿杰乾脆地说。直到这时候,他才摆脱了那副要死要活的样子,喜滋滋地向阿刚叫道:“阿刚,拿副扑克牌来!”看著小千点了点头,阿刚才从抽屉里拿出一副没开封的崭新扑克牌。虽然不知道小千要做什么,但是他相信小千,或许,小千真的能把阿杰从赌海里解救出来也说不定。“我们以你欠的五十万和我给你翻本的五十万为本钱,我们只赌一把,牌由你洗,你切,由阿刚来发,怎么样?”“好!”阿杰倒很爽快,“阿刚,麻烦你来发牌!”看著阿杰熟练地洗著牌,小千不禁摇摇头。赌之一途,博大精深,而仅看阿杰的洗牌手法,就知道他是一个外行人。阿刚过来给两人发牌,虽然他不去赌,但是这种玩法,他还是懂的。阿杰看了看自己的牌,底牌是梅花q,而牌面是黑桃a;对面小千的牌面是梅花八,他没有看底牌。“黑桃a说话!”“十万!”阿杰出手不凡,想从气势上压倒对方。小千不惊不喜,只是开口道:“我跟。”继续发牌,阿杰的是黑桃q,而小千的是梅花九。“二十万!”“跟!”牌局仍在继续,阿杰的是红心q,而小千的则是梅花十。“三十万!”“跟!”看到阿刚发牌,阿杰禁不住在心中大叫:“q、q、q……”在这半副牌的梭哈中,最小的就是八,如果阿杰拿到q的话,对方就绝对没有同花顺的机会了,即使是同花,仍没有四条大。阿杰紧张地盯著阿刚手中的牌,嘴巴觉得有点乾涩,他的心蹦蹦乱跳,就等著最後一张牌现形。果然,天遂人愿,他的最後一张是方块q,而小千是梅花j。“哈哈!我赢了!梭!”阿杰有点忘形地叫道。而阿刚则皱起了眉头,看来,他认为从牌面上来看,小千绝对不会赢。“是吗?那我跟!”小千率先揭开了自己的底牌,“我是同花顺!”“哈哈哈哈……”而那边的阿杰彷佛听到了一件最可笑的事情,“怎么可能?你要是同花顺的话,我就把牌给吃……”猛然间,他愣住了。他看到了小千的牌,梅花一条龙,八、九、十、j、q!他使劲地揉揉自己的眼睛, 真人在线龙虎斗游戏再看, 可以赢钱棋牌游戏排行榜没错, 能赚钱的棋牌游戏下载对方依然是梅花一条龙, 真人美女棋牌游戏排行榜实实在在的同花顺子。那自己的底牌明明是梅花q嘛!他打开自己的底牌,一下子呆在当场了。那底牌竟然是一个方块八!“你输了,你明白了吗?”小千静静地看著愣在当场的阿杰,开口问道。“怎么回事?”阿杰有点不明所以,他不知道那张梅花q怎么会不见了,而变到了对方手里,莫非真是自己看花眼了?“不行,我要再赌一局!”“好,给你机会!”结果是有目共睹的,接下来连续赌了十几局,每一次都是在阿杰认为自己赢定的时候,发现自己的底牌变成别的了。最後,他不得不接受了这个事实!“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阿杰已经快要发疯了,他始终搞不明白!“唉,你还没看懂吗?”小千叹了口气,说道:“每一次你拿的牌都是我要你拿的,而最後你的底牌都是我换走的。十赌九骗,你明白吗?你输的那些钱,根本不是运气的关系,而是你被他们设计陷害了!你被他们给骗了!”“不可能,怎么会是被骗呢?我明明赢了很多局呀!”阿杰依然不能接受这个事实!“让你赢很容易,让你输更容易,从头到尾,你的牌都在他们的控制中,让你输大的赢小的,让你不甘心,让你越陷越深!”小千冷酷地说道,把阿杰的翻本梦给彻彻底底地打碎了!“怎么会这样……”如梦初醒的阿杰一下子瘫坐在地上,堂堂七尺男儿流下了眼泪。多少次以来,翻本的想法一直支持著他,他要重新把钱赢回来,要重新出人头地。这个想法支撑著他,让他即使受到人们的白眼、挨打,甚至亲离友散也在所不惜,因为他坚信,总有一天,他会翻本的,只要翻了本,这失去的一切,这所有的一切都会回来的。而现在,这梦就像一个气泡般给人戳破了。完了!一切都完了!自己所做的努力都只不过是给别人做嫁妆。阿杰无声地哭泣著,却比嚎啕大哭更为难受。他的脑海中一片混乱,那原来无所谓的债务突然变成了一座重重的大山压了下来,让他崩溃,让他失去了生存的希望。“好了,别哭了!明白了就好。赌,不是那么容易的。”小千把地上的阿杰拉起来,打断了他的胡思乱想,“虽然我没有钱替你还债,但是,我却能把你被骗走的钱变回来!”看到小千自信满满的样子,阿杰将信将疑。不过,回想起小千刚才那种莫名其妙变牌的本事,阿杰心中熄灭的希望,又燃起了一丝火苗。佛要金装,人要衣装。就凭他们现在的衣著,恐怕连赌场门都进不去。第二天,小千和阿杰起了个大早,带上小梳子,去买了一副高级的行头,打扮得衣冠楚楚,来到了阿杰当初入会的地方。小千缴纳了两万元的入会费,然後就离开了。夜幕在阿杰的企盼中来临了。带著一天的好心情,小千与阿杰又来到了那家地下赌场的所在地──大富豪俱乐部。与其说它是俱乐部,倒不如说是一所私人豪宅更为恰当一些。院落内一个宽敞的游泳池,四处布满了常青植物,院子内燃起了篝火,四处载歌载舞。院子内侍应生端著托盘四处走动,院子里的人一个个衣冠楚楚,看上去各具绅士风度,估计不是商业钜子就是各界名流。每个人都端著酒杯走动著,笑容彷佛定格在脸上一般,使这里看起来更像是一个大型的party。看到小千他们走过来,一个侍应生赶紧过来招呼。小千随手给了小费打发了他,一个人在院子里慢慢地走著,那种表情,自然从容,彷佛一个主人正在自己家的後花园散步。小千仔细地察看著周边的环境,想依照这里的布局判断出这家赌场的来历。可惜,包括“赌神”、“赌邪”在内,在他们的印象中并没有这种布局的存在。小千独特的气质、惊世的容貌,吸引了不少美女。好几个年轻美貌的女子向小千走来,想跟小千搭讪。好在小千见机快,知道如果被这些女人缠上,今天晚上肯定就没戏了。他马上拉著王克杰,飞快地来到大厅之中。室外、室内果然是两种天地,虽然外边是严冬,室内却温暖如春。进来後的小千吓了一跳,他还真的没有见过这么大的场面。室内分两层,楼下大堂内布满了各种赌博机,像什么吃角子老虎、轮盘、拉霸机等等。大堂内东西虽然多,但由於摆放得当,并不会让人觉得拥挤。看样子,二楼好像是贵宾房,每个门口都有两个保镖一样的人站在那里。第一次来到这里的小千禁不住有点紧张,在阿杰的提醒下,两个人来到筹码兑换处。“请问先生需要点什么服务?”一个身材惹火的兔女郎看到小千禁不住眼睛一亮,马上过来,亲热地挽著小千的手臂。小千连忙一闪,“我兑换筹码!”说著拿出最後的财产──一百元。“哟,就兑一个呀?”兔女郎略感惊异,“那不是还没玩,就没了吗?”说著又抛了个媚眼给小千。“一个就够了!”受不了兔女郎的纠缠,企业动态小千拿到筹码後马上闪人,气得那个兔女郎在後面娇嗔不已。拿著筹码,小千来到大厅一个押单双的台面上。押单双,就是在桌面上有一个骰筒,里面有三粒骰子,由庄家摇骰,闲家来押,台面上画满了每个骰子的点数,最大十八点,最小三点,也有单双。当然,可以押详细的点数,也可以只押单双,只是赔率不同罢了。这里围了不少人在赌。小千静立在後面看了一会,便发现了这其中的诀窍,这骰盅中有鬼。当大多数人押单的时候,他就开双;而大多数人押双的时候,他就开单。骰子的控制是由骰盅中接地的一根线控制的,要单要双,只要庄家脚一踩就搞定。既然看出了中间的花样,小千自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他终於押出了出道以来的第一注。就在小千刚要把手中的筹码放到他所听到的骰子点数上时,柳逸风突然传意念过来,“押双!”小千一愣,手中的筹码放到了双上。这时,庄家吆喝道:“买定离手!”开筒一看,正是十点,双!小千的筹码由一个变成了两个。“为什么不让我押十点?”小千向白狂传意念。柳逸风答道:“你现在是要积累赌本,这里的一切都有监视器在看著,如果你太显眼的话,马上就会被他们注意,根本就完成不了你的积累。只有在不知不觉中慢慢积起来,他们才不会发觉。再说你现在还需要实践的经验,这一切都要求你不能太过於显眼。”听了柳逸风的话,小千恍然大悟,难怪郜凌风经常说要赢得不引人注意,原来如此。既然决定了作战策略,小千心中就有底。在这里押单双,不一会,小千的筹码就由一个变两个,两个变四个。如此七、八局,小千还是引起了旁人的注意,他们就跟著小千押,小千押单,他们就押单;小千押双,他们就押双。这时,小千就故意押错点数,而那些人也跟著押错了,这样一来,他们也就认为小千只是运气好而已。不多时,小千手中的筹码就有数万的金额了。他马上就换地方,到另外的赌博区去。当小千几乎把赌场内的所有赌博机器给玩过一遍後,他手中的筹码有了二十万左右。这时候,他又回到了单双台。看到小千又回来了,那个庄家心中大骇,急得满头大汗,他觉得眼前的这个人真是邪门,无论他怎么变换单双,这个人都能准确地押对。那种感觉就跟对方像是赌神附体一般,仅在自己的这一桌上就赢走了上万,他怎么能不害怕呢?而在监控室的值班员,心情也比他好不了多少,开始还没注意,当小千赢到上万时,他才惊奇地发现,这个人基本上没怎么输过。盯著他一圈,越看越心惊,这个人无论走到哪张台上,甚至走到拉霸机上去玩,也只有赢没有输,所有的区别都只在於赢的多少,他赶忙打电话通知老板。这会儿,老板和这个地下赌场内的所有高手都聚集在这里,“阿豹,你去搞定!”老板阴沉著脸,二十万,数目虽然并不是很大,但老板也绝不允许有人在太岁头上动土。就在小千刚要押注的时候,一个年纪在四五十岁的人走了过来,“阁下是高手,何必在这小台面上跟小的们过不去呢?不如到贵宾房去玩玩如何?”小千微微一笑,开口道:“既然都准备下注了,那就赌完这一把吧!”这个中年人正是阿豹,在这个赌场中,以他的骰子玩的最好。既然小千这样说了,他也只好奉陪了。“好,既然如此,那请吧!”不再客套,阿豹拿起了骰筒,“啪”的一下罩在三粒骰子上边,手腕一抖,骰子尽被吸入筒中,随著他手腕的抖动,三粒骰子飞快地沿著筒壁旋转,与筒壁摩擦,发出了清脆的声响。小千微微一笑,并不如何动作,只是竖著两只耳朵分析著骰子的点数。只见对手“啪”地一下,把骰筒放回原来的底板上。三粒骰子落地无声,但是一瞬间,小千却听出了对方原来本是一、二、三落地,可是他用了阴劲,有两粒骰子竟然偷偷地翻了身,变成了三个一点。小千信心十足地把所有的筹码堆成一堆,放在三个一上。对面的阿豹顿时脸色一变,他自己摇的是什么,他的心里最清楚,没想到小千竟然一举看破了他的行为。他怎么能让对手拿走这么多钱呢?三十倍呀!加起来足足有好几百万呀!他的脚下偷偷一踩,筒中的骰子尽数翻身,变成六、六、六,他马上喊著:“买定离手!”一边伸手去开筒。而就在他喊著“买定离手”的时候,小千突然把手中的最後一枚筹码扔出,准确地扔在那一堆堆得整整齐齐的筹码的根部。这一枚小小的筹码就突然把那高高的一堆筹码稳稳地推向与三个一相邻的三个六的那一格。就在阿豹悠扬的“手……”的余音中,小千完成了这个动作,显示了他不凡的功力。阿豹一下子呆住了,伸在骰筒上的手再也揭不下去了。他完全没想到,这样竟然也能被对手给看破,他实在是无话可说。“怎么了?开筒呀?”小千微笑著向阿豹说道。他这时的笑容分外地迷人,当场竟然有许多年轻美丽的女子为他疑迷。阿豹一咬牙,伸手揭开了骰筒,然後就听到众人“哇”的一声。“三十倍呀!”“那筹码足足有二十多万呀!”“那他不是一下子就发了?”“哎,看人家的身手,哪会在乎这点钱呢?”“哎,他真帅,爱死我了……”“哇,一下子好几百万哦,我晕了……”阿豹再也听不进去人家说些什么了,大脑就像被清洗了一样,呈现一片空白,他现在唯一能想到的事情就是,完了,自己的这饭碗没了,想不到自己竟然栽在一个毛头小子手中。他现在已经介於半昏迷状态了,再也听不到别人说什么!这时,那个老板终於出现了。他居然也是一个年纪轻轻的人,大约有三十多岁,身高比小千稍矮一点,却有一种凌人的气势,让人一看就知道不凡。而且他面貌英俊、气度不凡,怎么看怎么像一个贵族。他微笑著来到小千面前,“这位兄台,你是高手,何必跟小的一般见识呢?到贵宾房来,我陪你玩两手如何?”小千看了他半天,其实是在从郜凌风和柳逸风那里索取资料。可是郜凌风和柳逸风都没见过他,看来不是什么有名之辈。毕竟古华是一个禁赌的国家,一些有名的高手是不会出现在这里的。此人虽然气度不凡,眼神中略带有一种邪气,这是柳逸风的原话,郜凌风还加了一句,必非善类。“好吧!既然兄台相请,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小千终於开口了。这时,阿杰也从别的地方过来了。自被小千点醒以後,他对赌已经不抱幻想了,只是随意地玩玩。他惊奇地发现,那些摇骰、开庄及轮盘转动的声音已经不再像以前那样吸引自己了。尤其看到小千手中那呈几何级数增长的筹码,他并没有被冲昏头,反倒更加认清赌博的欺骗性了。看到小千这里聚满了人,阿杰过来想让小千见好就收。他已经想好了,不再奢望赢回全部的钱,有一部分就行了,见好就收。“开vip贵宾房!”老板对旁边吩咐了一声。顿时,楼内一片安静。要知道,这里的贵宾房有三种,一种是普通的贵宾房,另有一种是高级贵宾房,还有就是vip贵宾房。而从这里建成开始至今,vip贵宾房从来没有开过,倒不是没有什么大人物来过,相反的,在座各位都是各界名流,从高级官员到商业钜子,很多都进去过贵宾房。有几个大赌客,一次拿上千万来赌,也只是到高级贵宾房而已。在这里赌的时候,贵宾房五百万封顶;而高级贵宾房也只有赌本在五百万以上才能进;至於vip贵宾房,根本就没开过。众人甚至怀疑是不是自己听错了,每个人都往小千看来,要看看这个能让老板开vip房的是何方神圣。就连小千旁边的阿杰也吓了一跳,他也是这里的常客,他当然知道vip贵宾房的意义,这可是这里最高的待遇呀!不过小千完全不知道这些,他见周围一下子一片静悄悄的,不知道所以然,开口道:“既然如此,那么请吧!”就这样,小千跟老板来到了贵宾房。分宾主落坐後,老板笑著开口道:“在下于四海,是这小小俱乐部的老板,不知阁下尊姓大名?”“小千。我是无名之辈,不入老板你法眼,不知道老板想玩些什么?”小千显然没听过于四海的大名,也不知道他是何方神圣,索性不卑不亢,自报家门。实际上,于四海在南方颇有名气,有许多赌道高手栽在他的手里,当然小千初出江湖,自然不知道。小千?于四海在心中把南北各派高手过了一遍,并没有听过这个人。但看其功力,绝非无名之辈。尤其是玩阿豹那一手,于四海虽然自信也能做到,但也不得不承认自己绝对不能做得那么乾脆利索,也绝没办法把时间把握得那么准。凭此一手,小千已经比以往所见的高手都要厉害许多。想归想,赌局还是要开的,于四海在心中掂量了一下,选了自己最擅长的一项,“那就梭哈吧!兄台该不会说刚好不会玩这个吧?”老奸巨猾的他先用话把小千套住,看来他对自己的赌技也颇具信心。“呵呵,既然老板发话,在下怎敢不从?”虽然是第一次正式跟人赌,小千却也不甚紧张,毕竟刚才那些经验已经给了他足够的信心。更何况,还有正宗的赌神、赌邪护驾,有什么可怕的?不过小千却想了另一个法子,他要先看看对手的实力如何,“不过在下有个小小的要求,我想前三局让阿杰来赌,怎么样?”于四海一愣,阿杰也吓了一跳。他连忙低声对小千说:“我不行呀!我连他的手下都赢不过,更何况是他呢!我以前就听说了,他从来没有输过。我……”小千制止了阿杰的话,附在他耳边吩咐了几句,阿杰点了点头。既然阿杰也同意了,于四海也没有理由不答应,他的目的只是要小千把吃掉的钱吐出来,至於谁赌他根本不在乎。其实他内心里倒是真的不希望跟小千赌,毕竟小千刚才露的那手已经证明了他不在自己之下,如能在这三局之内把钱赢回来自是更好。赌局开始了,看来阿杰果然是运气不佳呀!才两把,刚才赢的六百多万就只余下二百万不到了。这其实也不能怪阿杰,每跟一次的钱都在几十万左右,而且对手又加的颇多,看来如果不是怕他不跟的话,恐怕对方一下就把钱给加到顶了。其实如果不是小千吩咐他只要钱不超过五十万就跟的话,他恐怕早就不跟了。在这两局中,小千仔细观察对手,对方无论洗牌、切牌均没有粘手,也没见对方出千换牌,而对方每一把却都像知道阿杰底牌一样,这是怎么回事呢?突然间,小千感觉到阿杰身边的兔女郎的姿势有点不太一样。小千站在阿杰右手边,而兔女郎站在阿杰的左手边,挨在阿杰身上,按说,她应该右手搭在阿杰身上,可是她却是左手扶在阿杰的肩上,那她的右手呢?小千终於发现,她的右手竟然在桌子下边偷偷打著暗号,难怪每一局对方都能知道阿杰的底牌呢!注意到这里,小千已经心神大定。这时,郜凌风突然给小千传讯,“我发现你的对手玩筹码的手法跟我曾经遇到过的一个对手──『赌魔』的手法很像,看来他是赌魔的传人。赌魔最精计算,你要小心对手。”听到这里,小千的心里更是镇定了许多,一切都在把握中了。这里,第三局牌局已经快要结束了,已经发了四张牌了,阿杰桌面上的牌是红心九、梅花十、梅花j;而对手的牌面是黑桃、红心q一对,然後还有一张方块k。对方又加码了,“四十万!”看来,于四海也摸透了阿杰的心理,凡是超过四十万,肯定不会跟。阿杰回过头来看看小千,心里有点担心,桌面上只剩下六十万了,如果跟了,那就全输光了。小千拍了拍阿杰的肩,对于四海开口道:“想必于兄不会介意我接著玩完这一局吧?”看到台面上只有六十万,于四海心里倒也不如先前那样害怕了,更何况对方的底牌自己也已经知道了,笑著道:“既然小千兄弟肯赏脸,愚兄当然求之不得了。请!”阿杰这才如释重负,站起身来,擦去额头上的汗。毕竟这输去的一大把一大把的都是钱呀!那可不是一堆废纸。如果一个普通百姓拿这些钱去过日子,已经足以一辈子不愁吃穿了。不过他还是很担心,虽然自己知道底牌是黑桃八,可是对手手里已经有了一对q,只剩下两张q,还有三张八、三张九、三张十、三张j、三张k和四张a没有出现呀!自己拿到q的机会实在是太小了,怎么办?这时,于四海开口道:“小千兄弟,该你说话了。”“当然是跟了!”小千毫不在意地扔出筹码,彷佛扔出的不是钱而是一堆破纸。“好!爽快!发牌!”于四海高兴地道,看来自己成功在望了。只要对手不是q,那他就死定了,自己随便来一张就行了。这里,最後一张牌发下来了。于四海翻开一看,正是一张黑桃k,这里他的牌面上是两对,他静待著小千揭开牌面。小千拿到牌,并没有看牌,而是抄起底牌跟这第五张牌合在一起,口中念念有词,“赌神保佑,如果让我赢了这一把,我一定给你造庙塑身……”听到小千口中的话语,身边的兔女郎不禁“扑哧”笑出了声。趁著她笑的时候,小千用手在两张牌上搓了一下,然後马上把牌给盖了起来。在这一搓间,他那敏锐的耳朵已经从两张牌的摩擦声中分出了两张牌的牌面,正是一张黑桃八,一张方块q。“哎呀!”小千突然叫道:“我忘了哪张是底牌了呀!哎,算了,反正两张都没人看到,随便翻一张算了!”他说著就把放在上边的那张牌翻了出来,阿杰一看,吓了一跳,那正是真正的底牌──黑桃八。

  西班牙《阿斯报》在最新的报道中指出,皇马在中短期内是很难引进哈兰德的,尽管这位挪威球员成为了皇马的一大目标。此前有媒体称哈兰德的合同中有毁约金条款,但《阿斯报》表示,他们获得的信息显示,哈兰德合同在2022年之前都没有毁约金条款,这意味着要引进他非常困难,不过皇马有一位球员因此受益,那就是约维奇。

听DJ来深港Dj Www.Ik123.Com

,,澳门新濠天地网上开户平台

2020-06-04 21:38admin admin 点击

Powered by 澳门赌博现金网平台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